代表成龙表示支持| 1月影市热闹| 《从前慢》| 范志博衣着鲜亮现身发布会| 安陵容陶昕然公开与男友何建泽恋情| 她一样能找到方式洗白…| 杜汶泽突患罕见病会致四肢瘫痪| 姜志焕当选日本人气最高韩流明星| 令人关注中国玄幻| 疯狂转载惊院线| 哥哥张国荣| 听音乐冲上台跳舞| 撇清已有暧昧对象| 商场秀港星很吃香| 台女星任保镖殴打内地粉丝溅血| 赵忠祥感叹倪萍中年发福| 女主角有望出演劳拉| 休-杰克曼或告别“金刚狼| 送豪车给李玉不想嫁入豪门| 有公司老板| 刘天王54岁了| 用心何在| 与你同是中国人| 刘嘉玲顿时从女王变成小女生| 猥亵儿童罪| 李宝英李相允婚姻出现裂痕| 空气| 美貌不输黄圣依(图)| 未搞任何特殊| 张柏芝谢霆锋离婚| 宝宝照片| 姜文携五大主创首亮相| 穷爸爸| 黄嘉千本周代夫出征| 或再辞| 陆川胡蝶领证| 袁珊珊网上示范滚| 蔡依林催生四胞胎(图)| 经纪公司签名支持鄢颇| 詹姆斯-卡梅隆胜诉|

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  >  社会与法
打完麻药还疼?你用的麻药可能是假的!使用不当可致命
稿源: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018-10-17 11:12:15 报料热线:81850000

  近期,有这样一段视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流传,拍摄者不停地用针扎刺自己的手臂。离奇的是,拍摄者表示自己毫无疼痛。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有此等“神奇功效”?湖北警方日前查获的一起特大制售假药案,揭开了其中的玄机。

  小美容店查出无中文标识“麻药膏”使用不当可致命

  近期,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警方和食药监部门联合执法检查时,在一家小美容店发现了一种标称为“TKTX”的膏状药物。这种被美容院服务人员称为“麻药膏”的药品,包装上连基本的通用名称和药物成分都未作中文标注。执法人员当即对这些膏状药物予以查扣,并送往专业机构进行检验。

  ↑我国《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第七条明确规定,药品说明书和标签应当使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公布的规范化汉字。

  检验结果显示,“TKTX”内含有利多卡因和丁卡因两种成分。利多卡因和丁卡因均是化学药品,具有局部麻醉、镇痛作用,属于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主要用于口腔和祛斑、祛痣、绣眉、文身等皮肤表层小面积手术,可有效减轻患者疼痛。若使用时剂量控制不当,很有可能对患者身体健康造成危害,严重时甚至导致生命危险

  警方“顺藤摸瓜”查抄生产窝点

  需要严格控制剂量的麻醉药,却被用来制造假药,非法流入并非正规医院的美容场所。湖北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调查发现,制售假麻药膏上线是靳某彬兄弟三人。老大靳某彬是位于广东省佛山市的假麻药膏生产窝点的老板,其余两人负责利用QQ和微信等网络平台贩卖假麻药膏。

  在掌握确凿证据后,警方立即查抄生产窝点,并将涉嫌生产、销售假麻药膏的靳某彬等11人抓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品生产具有严格规定,企业不仅需要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方能生产,还必须具有与其药品生产相适应的厂房、设施和卫生环境。

  而靳某彬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造假窝点,实际上是一间极为普通的出租屋,根本不具备生产药品必须的任何要求。

  一万元买来配方自己混合原料加工

  靳某彬交代,他从事美容行业多年,2017年初,为了产销一体化赚取更大利润,他决定抛开之前的供应商,自己购买设备生产产品。

  犯罪嫌疑人靳某彬:我之前在做纹绣这一行,一般客户都对麻药有需求。配方我是跟别人买的,花了一万多块钱。

  靳某彬根据配方,从网上买来原料药利多卡因和丁卡因,并委托广东当地的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将原料药按照一定比例调配到化妆品基础料里。之后,再经过简单的罐装,一支假冒麻药膏的成品就算加工完成。

  犯罪嫌疑人靳某彬:把原料直接倒进去,开通机器,通过出口,把膏体装到那个管子里面。

  伪造多种包装被仿“正品”也是假药

  在现场记者看到,仅用于制造假麻药膏的铝制内包罐装管就有37万余支,印刷好的包装盒更多,堆满了厂房的角落,经清点超过60多万份。其中,除了主打产品“TKTX”,还有标称为金刚、西科、蓝眼、SYA等的麻药膏和麻药水,加起来不下20种。所有产品的外包装上,标注的都是外文,无任何中文标识。

  靳某彬承认,所有这些产品的外包装,都是他从市场上购买样品后,委托包装企业仿照生产而来。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件非常荒谬的事:靳某彬仿冒的有些所谓“正品”品牌,其实根本就不存在,追根溯源,很可能也是之前的造假者随意编造出的一个品牌名称

  假麻药通过朋友圈流向美容机构月销量达数万只

  调查发现:这些不同品牌的假麻药膏,外包装上标注的药物成分有的为35%,有的是39%,最高的甚至达40%。但靳某彬承认,所有麻药膏里面罐装的膏体实际上完全都一个样

  据靳某彬交代,假麻药膏主要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对外宣传和销售。为此,他还拍摄了这段以身试药的视频发在朋友圈,宣传自己的产品。警方调查显示,正是靠着这种神奇功效,靳某彬的假麻药膏在整形美容圈的地下市场畅销无阻,平均月销量达到数万只。

  据警方查证,靳某彬的账本显示,他生产了7个月,共生产了170多万只麻药膏,销往广东、湖北、湖南、山东等全国20多个省市,购买者大都是小美容院等生活美容机构。

  警方“追根溯源”摧毁犯罪链条

  调查发现,给靳某彬提供原料药的上线是济南睿兴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肖某某。肖某某化工行业出身,在没有取得药品生产资质的情况下,违法生产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等化学原料药,通过网络发布信息对外销售。

  在查清案件利益链条后,湖北警方立即采取行动,收网抓获相关犯罪嫌疑人。目前,这起案件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摧毁生产线三条,捣毁储存窝点五个。同时还收缴了100多万只假药品,价值六千余万元。

  调查至此,一个以靳某彬为首的生产、销售假麻药膏药品的利益链条浮出水面:济南睿兴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肖某某,将生产成本1450元/公斤左右的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等化学原料药,以1500元/公斤的价格,卖给靳某彬等制售假麻药膏的黑窝点,靳某彬用这些原料药制成假麻药膏后,又将每支成本仅要3元左右的成品,以4元的价格批发给靳某升等中间商,靳某升拿到假麻药膏后,又以每支10元左右的价格,向全国各地的小美容院兜售用以文身和微整形等手术。

  这样算下来,制售假麻药膏的每一个环节都存在丰厚利润,但一些可知以及尚未发现的潜在风险,却都随同假麻药膏一起,悄无声息地,注入每一个消费者的身体。

原标题:

编辑: 杨丹纠错:171964650@qq.com

打完麻药还疼?你用的麻药可能是假的!使用不当可致命

稿源: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018-10-17 11:12:15

  近期,有这样一段视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流传,拍摄者不停地用针扎刺自己的手臂。离奇的是,拍摄者表示自己毫无疼痛。到底是什么灵丹妙药有此等“神奇功效”?湖北警方日前查获的一起特大制售假药案,揭开了其中的玄机。

  小美容店查出无中文标识“麻药膏”使用不当可致命

  近期,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警方和食药监部门联合执法检查时,在一家小美容店发现了一种标称为“TKTX”的膏状药物。这种被美容院服务人员称为“麻药膏”的药品,包装上连基本的通用名称和药物成分都未作中文标注。执法人员当即对这些膏状药物予以查扣,并送往专业机构进行检验。

  ↑我国《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第七条明确规定,药品说明书和标签应当使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公布的规范化汉字。

  检验结果显示,“TKTX”内含有利多卡因和丁卡因两种成分。利多卡因和丁卡因均是化学药品,具有局部麻醉、镇痛作用,属于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主要用于口腔和祛斑、祛痣、绣眉、文身等皮肤表层小面积手术,可有效减轻患者疼痛。若使用时剂量控制不当,很有可能对患者身体健康造成危害,严重时甚至导致生命危险

  警方“顺藤摸瓜”查抄生产窝点

  需要严格控制剂量的麻醉药,却被用来制造假药,非法流入并非正规医院的美容场所。湖北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调查发现,制售假麻药膏上线是靳某彬兄弟三人。老大靳某彬是位于广东省佛山市的假麻药膏生产窝点的老板,其余两人负责利用QQ和微信等网络平台贩卖假麻药膏。

  在掌握确凿证据后,警方立即查抄生产窝点,并将涉嫌生产、销售假麻药膏的靳某彬等11人抓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品生产具有严格规定,企业不仅需要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方能生产,还必须具有与其药品生产相适应的厂房、设施和卫生环境。

  而靳某彬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造假窝点,实际上是一间极为普通的出租屋,根本不具备生产药品必须的任何要求。

  一万元买来配方自己混合原料加工

  靳某彬交代,他从事美容行业多年,2017年初,为了产销一体化赚取更大利润,他决定抛开之前的供应商,自己购买设备生产产品。

  犯罪嫌疑人靳某彬:我之前在做纹绣这一行,一般客户都对麻药有需求。配方我是跟别人买的,花了一万多块钱。

  靳某彬根据配方,从网上买来原料药利多卡因和丁卡因,并委托广东当地的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将原料药按照一定比例调配到化妆品基础料里。之后,再经过简单的罐装,一支假冒麻药膏的成品就算加工完成。

  犯罪嫌疑人靳某彬:把原料直接倒进去,开通机器,通过出口,把膏体装到那个管子里面。

  伪造多种包装被仿“正品”也是假药

  在现场记者看到,仅用于制造假麻药膏的铝制内包罐装管就有37万余支,印刷好的包装盒更多,堆满了厂房的角落,经清点超过60多万份。其中,除了主打产品“TKTX”,还有标称为金刚、西科、蓝眼、SYA等的麻药膏和麻药水,加起来不下20种。所有产品的外包装上,标注的都是外文,无任何中文标识。

  靳某彬承认,所有这些产品的外包装,都是他从市场上购买样品后,委托包装企业仿照生产而来。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件非常荒谬的事:靳某彬仿冒的有些所谓“正品”品牌,其实根本就不存在,追根溯源,很可能也是之前的造假者随意编造出的一个品牌名称

  假麻药通过朋友圈流向美容机构月销量达数万只

  调查发现:这些不同品牌的假麻药膏,外包装上标注的药物成分有的为35%,有的是39%,最高的甚至达40%。但靳某彬承认,所有麻药膏里面罐装的膏体实际上完全都一个样

  据靳某彬交代,假麻药膏主要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对外宣传和销售。为此,他还拍摄了这段以身试药的视频发在朋友圈,宣传自己的产品。警方调查显示,正是靠着这种神奇功效,靳某彬的假麻药膏在整形美容圈的地下市场畅销无阻,平均月销量达到数万只。

  据警方查证,靳某彬的账本显示,他生产了7个月,共生产了170多万只麻药膏,销往广东、湖北、湖南、山东等全国20多个省市,购买者大都是小美容院等生活美容机构。

  警方“追根溯源”摧毁犯罪链条

  调查发现,给靳某彬提供原料药的上线是济南睿兴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肖某某。肖某某化工行业出身,在没有取得药品生产资质的情况下,违法生产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等化学原料药,通过网络发布信息对外销售。

  在查清案件利益链条后,湖北警方立即采取行动,收网抓获相关犯罪嫌疑人。目前,这起案件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摧毁生产线三条,捣毁储存窝点五个。同时还收缴了100多万只假药品,价值六千余万元。

  调查至此,一个以靳某彬为首的生产、销售假麻药膏药品的利益链条浮出水面:济南睿兴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肖某某,将生产成本1450元/公斤左右的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等化学原料药,以1500元/公斤的价格,卖给靳某彬等制售假麻药膏的黑窝点,靳某彬用这些原料药制成假麻药膏后,又将每支成本仅要3元左右的成品,以4元的价格批发给靳某升等中间商,靳某升拿到假麻药膏后,又以每支10元左右的价格,向全国各地的小美容院兜售用以文身和微整形等手术。

  这样算下来,制售假麻药膏的每一个环节都存在丰厚利润,但一些可知以及尚未发现的潜在风险,却都随同假麻药膏一起,悄无声息地,注入每一个消费者的身体。

原标题: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杨丹

Angelababy频频撞衫大咖女星 为了嫁一个好老公 原定于中国取景 第二反派变种“犀牛人登场(图) 剧情引期待 喜欢他真性情 气场不够墨镜凑 小子岩 汪东城愚人节公开五岁儿子照片(图) 被曝约电影女主角赴毒趴
心疼陈白露 宋丹丹大年初二来拜年 被赞全是惊喜 谈终身大事 很荣幸 找儿媳不是找形象大使 兴奋题字 触电演配角 《麦兜我和我妈妈》 杨紫琼吕克-贝松秀亲密(图) 赛前曾向钟汉良取经 王雅捷不卖风情卖学问 1个月仅行房2次